斗鸡谱

 

《鸡谱》是最近才被发现的一部希见的中国古代养鸡著作。我们见到的是清代乾隆丁未年(公元1787年)的抄本。抄本未注明原书的作者和成书年代。但本书引用了乾隆年间出版的《古今秘苑》一书,所以推测本书的成书年代也应在乾隆年间,它距今至少也有二百年历史。《鸡谱》全书凡五十一篇,约一万四千字,是一部有关饲养斗鸡的著作。它论述了斗鸡外貌的鉴定、良种的选配繁育,以及斗鸡的饲养管理和疾病防治等。


○论头第一 
鸡头或圆、或方、或长、或如鸭卵,额方、面阔、不大不小得其中和者,佳。
头不宜太大,肉多者迟钝,临场不能利便。头大必低,如快者十不能得其一也,此种虽力勇脚重而最迟钝,不过耐斗而已。头小其势必锐、必巧。又不宜头小身形太大。若腮骨鼓、眼小、冠厚且硬者,佳。若头小再兼面凹、眼大、冠嫩者,最为下品,不堪畜也。

○论冠第二
  冠者乃一身之仪,不可不察也。鸡之最要者,惟冠与眸子耳。第一等三梁冠,喜敦厚,中梁微高,三梁无蕊,皮肉苍固,视之昂然如峰之耸者,佳。如三梁低陷,皮肉嫩薄,前後不分高下无势者,无用。三岔冠,亦喜同前高厚有势,不喜繁多花蕊。倾薄者无用。钮冠,喜紧不喜松。尖软者,无用。掖冠,喜小不喜大,喜短不喜长,根牢皮厚者,佳。尖冠,宜小不宜大。生于淳厚鸡者,相宜,生硗薄鸡者,无用。高冠,根大势昂者,佳,若蕊长肉嫩者,无用。歪冠,亦喜根牢淳厚,头眼若得相称,此种最能耐斗,若冠薄根软者,无用。倒冠与歪冠相似,遮眼者为倒冠,论好同前,若嫩薄成片者,无用。活动冠,喜高不喜低,喜苍不喜嫩。若繁蕊花冠单冠者,万无一好也。杨梅冠,如枣者,佳,如蝉者,次之。前大後小者为錾头冠,扁者为柿饼,前圆後尖蕊者为荔枝。惟枣子杨梅者佳,如蝉者、錾头者平常,不能十足之美。柿饼、荔枝二种无用。

○论眼第三
夫眼者为鸡之最要,喜小而不喜大,喜清而不喜浑。无论生相,但眼好者为贵。
红眼为第一,诸色皆能相配。红如硬红,光彩射人,内含朱砂斑点者为上。《风鉴》云:“贵人有贱耳,贱人无贵眼。”鸡但生此好眼,再无不佳者也。此眼再不生于无相之鸡。嗟乎!禽畜尚然如此,而况于人哉。
第二种黄眼,色如淡金,有斑点者为砂眼,诸色皆能相配。碧眼,喜清亮而不沉,有斑点者为砂绿眼。红毛、紫毛相配,生别色者平常。
白眼,亮如白磁,有斑点者为砂眼,小瞳茨菇色者为枭眼,惟青紫红色相配,生别色者平常。
金黄眼,柳黄眼,黑睛大者为豆青眼,此三种亦平常。其最不堪者:紫眼、黑豆眼、浑眼,皆不可论也。

○论鼻嘴第四
夫嘴喜长而不喜短,喜粗而不喜细,喜润而不喜干,喜直而不喜弯。第一等者,淡乳香色,第二等,玛瑙色,第三等,玳瑁色,其次重乳香色者,最为平常。玉嘴者娇、老鹳嘴粗而长者,佳。四声嘴粗而短,鹦鹉嘴短而弯,此二种得头相配而佳,不得相配者极拙。腊嘴带油色者最下。交嘴歪三楞,无用。黑牛角嘴不堪。
鼻者必与嘴相称。鼻孔不宜大,宜小。羊鼻嘴长者,耐斗而又脚重。若羊鼻嘴短者,迟钝不堪。若鼻凹嘴粗而撬者,巧而佳。鼻凹嘴细者,太娇不耐也。

○论脸第五
脸最喜宽。皮肉坚厚,若似橘皮者佳。若皮薄露骨者娇嫩。面凹颜色惨淡者,万无一好。毛脸者,遍脸生黑毛者,似胡非胡,此种最是平常。大坠、颏下沾水者,俱为不佳。脸厚犹可,脸薄者无用。颏下有大牛嗉,大鸡相宜,小鸡不宜。粉耳坠者无用。

○论项第六
项者,上扶一首之谓栋,下据四体之谓梁,亦为最要。粗而不短,得之中和,不露骨节,皮肉坚硬者为妙。粗而短者,虽力勇而必头低。项长身细者,力怯不耐。细项、驼项,不打而自曲,最为不堪。

○论腰第七
  腰者为胸之山,以恃其勇怯也。腰长胸阔,骨肉相称者为上。第二者,虽腰粗、虽则力大,而不免于迟钝。驼腰者,力虽壮而脚低,隆冬犹可,春来不济。鲫鱼腰平常。再如偏腰、蝼蝈腰,皆残病之鸡,或因雏时所伤,或因蛋内所伤。凹腰、短腰者,力最薄,若至残局,不耐而自力衰也。

○论腿爪第八
  腿者如屋之柱,如树之根,亦为最要。若腿爪不佳,仍诸处虽好,概为平常,万不能到十足之美。腿根以下肘粗大,不长不短,不粗不细,圆而周正,不露骨节,指甲不长,肘小鳞细,状如鱼之细鳞敷骨者为上。其色必鲜明为上。如去皮之葱白,上有朱砂斑点者为朱砂腿,为第一种也。其次葱白腿,纯白无斑、光亮。又其次银细腿,其色如银母之色。又有白腿、暗金腿、腊腿。色亮者为金,色暗者为腊,皆为平常。最下者,肘大鳞粗,钝峰腿、三楞腿、毛腿、腊腿、带油黄色、红鳞雀斑、乌鳞黑斑者,此种皆不堪畜养。
爪者亦喜鳞细,圆而周正,不露骨节。中长一指卧而勾者为虾爪,三指尽勾为蟠香爪,皆为下等。三指内有向上曲者为拱指。後指向前为抿登。抿登、拱指,无忌。

○论骨肉第九
骨为阳,肉为阴。若骨丰隆起,得坚肉而相配均者为上。视之不足,称之有馀重者为佳。最下者皮松肉缓。阴胜于阳,肉大骨小如绵者无用。

○论毛色第十
夫鸡者最难得其正色。第一等红色、青色、紫色、黄色,此四者为正。红色状如火,并无黄、紫相兼,通梢赤羽,胸黑如漆者为正。青色者如漆,不宜太亮,通身青毛色,若兼微微几根金背者,亦可为正。紫色者,状如黑葡萄色。此色喜亮,再兼胸如漆者,亦为正色。
其次柿黄,比正黄微红如柿。银苗,通梢白色,黑胸、黑翅、尾者为银苗。酱色,入红色觉紫,入紫色觉红,为酱色。火里烟,紫色毛梢兼黑者,为火里烟。莲花白,白鬃中有黑线,黑胸、翅、尾者,为莲花白。紫灰色,亮光者为佳。虎皮者,通身黑色,背与胸後膀梢有黄毛者为虎皮。青银背,通身青色,背上微微有白毛者为银背。蓑萝,有青、黄、白、灰四种,且毛上有碎斑点者,为蓑萝。竹节,有红、青、黄三种,且毛上有斑竹文点者,为竹节。油黄,黄毛紫背者,为油黄。铁锈,非红非紫,遍身黑文相杂者,为铁锈。以上皆为平常。
再下色者,红灰、纯白、五花、芦花、油青、黄毛黑鬃梢、紫毛黄鬃梢、杏黄连胸、似红非红、似紫非紫、似青非青、似黄非黄,以上毛色皆为平常最下之色。

○论翅第十一
两翼者,乃禽之羽毛中最要者也,最喜宽长、紧促。太硬者脆,太软者弱。两翼,不喜圆小,与身体相称者为妙。若散而不收,或窄,或糟者为下。

○论尾第十二
尾者如舟之舵,必须首尾相称者为妙。宜平不宜高耸,不宜太长,不宜低垂,不宜太大,不宜太小。无论歪正,得其中和相称者为妙。

○论胡第十三
  夫鸡之有胡者与杨梅冠同,此二种原非其正种,必须要材料过度方许称善。必要翎毛正色、膀阔、头方、嘴长、眼小、脸宽、腮鼓、腰长、腿圆、冠厚而凿者为佳。但胡子多,有面凹、冠尖、头似桃核、嘴短、身圆、鸭脚、翎毛不正者,如此材料者,广皆为下等。但胡子与杨梅冠者,万中不能选一,不可畜也。

○论性第十四
  《风鉴》云:“善在心而现于貌。”鸡虽禽类,观其形状亦如之也。譬如:人之五官正合乎相者,此君子也。得之不以为荣,失之不以为辱,虽至艰窘,而其岂变乎!若獐头鼠目之辈,虽满面春风,终系小人,岂可信哉!如鸡之眼小、冠凿、面凹、嘴撬、脸鼓、腿亭微觉高者,必性急要强。若脸宽、皮厚、冠平、项粗、腰长、头大、额方、嘴粗、羊鼻、腿亭微觉短者,必性迟耐斗。再如,脸眼大、眼浑、项长、腿长、身细、腰凹、再翎毛不正,其性最懦,为之不堪。再如,头大、嘴弯、皮松、面肉、身圆腰短、脚似鸭脚、眼皮垂而复下者,最无能而惫赖也。

○论异第十五
弹子头者,如弹丸之圆。嘴有长短之分,嘴长者巧,短者拙。此等鸡最能耐斗。
枭头,头即如枭,淡黄眼、柳黄眼。此种鸡最无神,眼好者可,眼大、眼浑者不堪。鹦鹉头而圆,嘴勾而短。此种不过性长、耐斗,好者鲜矣。鹞鹰头,头扁,嘴弯,眼小,腮鼓。此种为佳。
蛇头,头小而扁,两眼更小,或小冠,或钮冠,性急而耐斗,出入裹缠利便。此种为佳。
曜眼,或一红或一绿、一红一黄、一红一白、一金黄一淡黄。此种鸡虽平常,亦不能为下等也。
交床腿,两肘相对。此种之腿,必生得项长、腿长之鸡,嘴快脚重,亦为平常。
雌鸡,毛遍周身皆是雌鸡之毛、翅、尾者,惟有头、嘴、脑乃雄鸡之象也。亦啼鸣,亦斗,娇嫩而不堪。若雌有距者,亦看生相好歹,且莫以距为奇,此亦平常之事。

○论雌第十六
世俗贵重雄鸡,若得一佳者,以为至宝,不知雌鸡难得。盖雄鸡临场出斗,其佳处人人得而见之。雌鸡隐伏于内,虽有其美,人难得而知也。若得上等雌鸡而配次等之雄鸡,生其雏或得一二佳者,若以上等雄鸡而配次等之雌鸡,必无佳雏,故曰:雌鸡难得。譬如地与五穀之比,地厚则穀肥,地薄则穀瘦,其由地乎?其由种乎?养鸡之道,必寻觅上等之雌,方能得佳雏也。不然则渐至低败,皆因不择雌鸡之过也。
看雌之法,皆同雄论,但微有异耳。一取羽毛正色、膀阔、头圆、腰长、眼小、脚正、鳞细、指节不露、脸宽、腮鼓、胸骨通长、嘴粗长大、毛紧、骨重、得其翎毛正色,此为佳也。若眼大、眼浑、面凹、头尖、骨轻、肉重、毛厚、尾长、腰头项长,或生赤鳞乌甲,脚腿不正、不圆,皆为不堪。
论雌之色,亦同雄鸡。红、黄、青、紫,以为上色。海螺、柳青、爪子鹰毛、草白、紫灰为中等。红灰、纯白、五花、油青黄鬃、似红非红、似青非青、似紫非紫、似黄非黄难言其名,此毛皆为下等也。论此雌鸡之色,无非大概品,其色之高低皆在“配合”论中。
世俗言雌学雄鸣,以为不祥,顷刻杀之,深可惜哉!犹不知畜养之道,若雄雌配合,焉有雌鸡啼鸣之理。家内养雌鸡,积年累月失其配合,因思想雄鸡,淫情浩荡而至学啼鸣。若拿而视,必是老苍雌,即不然,亦必膘足之雌,再无瘦雏鸣者,其为怪可知也。

○论配合第十七
天地生物之道,其理精微,孤阴不生,孤阳不长。阴阳配合,万物化生矣。
夫养鸡之法,雄雌配合,抱卵生雏,乡野皆知,何必论也。欲求其广,千百之雏,皆易得也,安能知三配也?三配者,有头嘴之配,有羽毛之配,有厚薄之配。其妙补其不足,去其有馀,方能得其中和也。世俗不知,得一佳者之雄,必欲寻其原窝之雌,以为得配,而却不知鸡之生相岂能得十全之美乎!必有缺欠之处。大凡原窝之雌,必然同气相类,彼此相缺皆同,安能补其不足,去其有馀者耶?
若雌之头脸宽、头方、皮厚、冠平、嘴粗微觉弯者,必宜凹鼻、撬嘴、冠凿之雄配之。
若不然,便使之同相之雄,皆出迟钝、愚拙者也。若雄拙,必以巧雌配之方妙。
厚薄之配,若雄鸡敦厚、头大、项粗、腰长、膀阔,但腿亭微觉短者,必以头尖、腮鼓、腿亭微高、眼神暴者之雌配之。若雄者如雌之巧,以敦厚雌者配之。
谓翎毛之配,亦有三焉。有正配本色;有借配相宜;有借配不宜。若不以法为戒,不但翎毛溷杂,而且年年之雏,自然渐至低败也。虽生其好相,若翎毛溷杂不得其正者,必然鸡之佳处减去一半,不能到其十足者也。
正配本色,红雄、红雌,为之正配。但红色中亦有分也,有淡红、深红之分别。淡红为上,深红次之。若淡红黑鬃、黑尾者为上,红鬃次之。若深红者或黑鬃、或红鬃犹可,若黄鬃黑线,无论淡红、深红,皆为下等。若深红带油色者,亦当同上。
黄雄者以柳青雌为之正配。柳色有分焉,黄而亮者为上,黑而暗者为下。分中线路,亮而真者为上,麻而暗者为下。
青雄、青雌,为之正配。毛色中亦有分焉,喜暗而不喜亮,但黑雌似黑葡萄、黑嘴、乌腿者,广皆为下等,必以乳香嘴或玛瑙嘴、腿脚净者,方可谓好。
紫雄、紫雌者,为之正配。毛色中亦有分焉,喜亮而不喜暗,喜深而不喜淡。紫雌色如酱之色、鬃黄者,广如此为下等。莲花白雌、海雌、螺雌、黑鬃、黑尾、纹线分明者为上。若无黑鬃,黑尾者,谓之银苗之雌也。
紫灰雄、紫灰雌,为之正配。黑亮者为上,乌暗者为下。
红灰雄、红灰雌,为之正配。此为下色也。借配相宜者,红、紫借配,亦可以出红,亦可以出紫也。青、紫借配,亦可以出青,亦可以出紫也。若青、紫得配,出之气出紫雏,皆如黑葡萄之深色也。青、红借配亦可。黄与海螺借配亦可,或出黄色,或出莲花白,或出银苗。以上有借配相宜者,有不宜者。
红雄配海螺雌者,出五花毛;配青柳雌者,出黑油黄毛;配白雌则出黄花毛;配灰雌则出红灰。
青雄配纯白雌者出蓑萝;配灰雌者出火里烟;配柳青雌者出青鬃油黄。
紫雄配海螺雌者出紫花毛;配红灰雌者出紫背灰;配柳青雌者出紫背黑油黄;配草白雌者亦出紫花。
黄雄配灰雌者出蓑萝毛;配紫雌者亦出油黄;配红雌者亦出油黄;配鹰毛雌与爪子毛雌者,或出紫背油黄或出黄鬃。
紫雄配青雌者,出青鬃油黄。以上具为下色,若不论其配合,其羽毛配溷杂,皆出不等之鸡也。

○论收卵第十八
  收卵用绵花包严,不可摇晃。头一卵不可收,收之无用。头之後方可次第收而伏之(再又论,红白上有斑点者,此乃蛋胞受伤,其蛋无用)。

○论抱卵第十九
凡抱卵必先择其雌鸡。红脸者抱之收盛,白脸者抱之而雏危也。若卵抱过一二日者,则无用矣。抱鸡蛋之地,不可与碓房相近,若相近则蛋皆震坏。

○论照成第二十
鸡伏卵三日,拿至灯下照看,有黑点、周围有血丝者,此精血皆全之卵。至七日血足,十二日形体全分矣。

○论出第二十一
  鸡之抱卵二十一日出,二十日打嘴。自出者盛,若取出者则危矣(如血脉枯干不能自出者,犹人之难产,不治则不活矣。以手轻轻微取,则庶几活矣)。

○论雏第二十二
夫雏之初生,以分其高下。其胎毛或白、或紫、或粉红、或如田鸡背之花者,皆为正色。再项粗、骨重、脚腿周正、项上绒毛不堆厚者为佳。若非白、非紫、非灰、绒毛厚者为下,无用(毛厚、骨轻、项细长、脚爪不正者为下)。

○论二日见水第二十三
夫万物莫不润乎水。五穀非水不生,百类非水不成。凡生者,无不以水为要。夫雏鸡初生二三日,则饮生水,不然则成疾矣(若不二三日与水,令大鸡代饮之,恐生坠水之疾)。

○论洗虱第二十四
凡鸡雏,六七日,必用百部五钱煎水,洗头、项,洗尾下当内,洗翅下。後洗大鸡,必晚时洗,则言鸡卧定。虱非洗则不净;雏非洗则不能精也。

○论浴土第二十五
夫土者为万物之母,所生者最多,所载者最广,其功大矣。即生畜之类,亦无不赖其长养者也。鸡之浴土,犹人之沐浴。鸡性最喜土,必要不时浴土,则神清气爽,百病不生。若不使之浴土,则羽毛焦枯,虱生遍体。大鸡若不浴土,而不长渐至危亡矣。用水将土半潮,不可太湿,罩于无风之处,任其飞展、沐浴。若雏鸡一日三次为度。

○论养处第二十六
  夫鸡之栅栏,犹人之屋也。居不遂意,则人心不乐。禽畜亦然也。《书》云:德者,人之所得,使万物各得其所欲。言物性与人性相宜也。凡养之处,必择僻静之地,宜乎向南阳头。小屋前面有栅栏,方圆五尺,内垫黄沙,不可太湿,亦不可太燥。又不可近鸡、犬、鹅、鸭喧哗之处,恐有损伤之患也。若不预防,更恐跳掷惊骇,必致损伤矣。

○论食水第二十七
夫养鸡之道,全赖乎食水得宜。即如人之饮馔,花木之培植。若不得其宜,则有夭折之患矣。
畜养之道,必分其苍、雏、早、晚四者。若不分别,一概溷杂,未免太过不及,失其生之道矣。第一种苍者,无论大小,皆不可以肉面厚味喂之。世俗不晓其故,恐鸡力簿,一概加之厚味,膘足太过,不但临场喘乏、肉战,而能成疾也。只以高粱早晚二次,中午不过豆芽、水菜食之。若天寒加煮熟江豆一合为度。
雏者有敦厚硗薄之分。敦厚者养法同苍,但晚食必以江豆足喂之,亦不可与肉面食之。硗薄者养法同前,但晚食加肉面剂。早者,或腊月雏、或正月初旬之雏,皆为之早。十月满足之鸡也,不可以厚味加之。水自早至晚不可断却,令其任意饮之,一日二次更换新水。若有病鸡,食盆、水盆务须小心洁净为要。不可与好鸡共之,恐沾恶气而生病也。

○论春养第二十八
夫春养乃为第一,若失其调护,则变患生焉。隆冬之际,天气严寒而不加美食,其膘不足,而且无力也。春非冬比,如不随时更法,其鸡尽废也。春,苍、雏皆去其肉面,只可高粱任其自饱,晚食江豆少许,尽可足矣。若不然,春月惟鸡易能上膘。雏皆满十月之外,即如人中年壮盛,筋骨丰隆,与苍无别也。必养于半阴半阳之处,与以潮润之土,令其浴之,是其法也。
惟春令之斗,无论苍雏好歹,能养者为上,失养者为下。若膘肥,临场必喘乏、肉战,不耐而自输也。或日多未斗者,亦如春月之养,羽凭伤损,失其翎毛,其性自懦,必有不测之输也,可为慎之。
但春月收小雏,晚间不可收于暖屋内。出卵四十日,离乳鸡别养,不然皆生疾病矣。春令和暖,大鸡伏其上,暖屋火气熏蒸,小鸡挨靠,以至于伤热,则羽毛不生,脚爪枯干,鼻流清涕、渐至瘦弱,水食减少,立处合眼。此皆受热之过也,重者死矣。若如此急移于无火之屋,以湿润之土浴之。归不可喂足,若食多不能运化,若太少,又不能复原。取其中和,看其轻重,如养懦弱之婴儿,方能挽回也。
若养无病小鸡,一日分四次喂之。早喂小米、高粱;巳时喂牛肝面剂,不令其饱;未时喂豆芽;晚收喂江豆掐碎小菜,任其自饱收之。初更之时,饮水一次。若不饮水,所喂之食不能运化。每日罩半阴半阳之处,以潮土浴之,早、晚二次放出,任其飞跳,一日三次换水,春养之法也。

○论夏养第二十九
夏令火旺,旭日升空,万物孰不避其销烁?惟鸡之畏暑更有甚焉。养者必择幽避之处,只宜高粱、豆芽清凉食喂之。每日换水三次,置于阴处,不可使日色晒热。亦不可喂以肉面,若喂肉面,不但生疾,而且冬不能利(便)也。太瘦者必以好食加之,方能得肥,至秋膘落翎毛而早。若膘肥肉满,必不能贪食,岂得翎毛脱得丰盛乎?夏间喂以清凉之食,至秋羽毛脱动再加好食催之,方为妙法。再不可膘肥,膘肥而内中油满,至冬临场时,千方百计不能去内油耳。大凡小鸡只可凉爽亮囤盛之。喂法同春,但不可以肉面喂之,只可绿豆、江豆足矣。

○论秋养第三十
  当秋令气爽风清,乃养鸡之第一要时也,若失其调养,必至危亡,则一年之功尽废矣。其养法同夏,但蚊虫正盛之时,雏鸡最怕,苍鸡无妨。将雏晚收于风凉之地,置之有风之处低卧,不可甚高,如甚高卧,必被蚊虫重咬。若被其伤者,满头头面皆损破结痂,世俗不知皆谓出痘,此论大谬矣。若被蚊虫所伤,切不可加以厚味,只可高粱、绿豆清凉之物喂之,方谓调和中和。天气凉爽,不拘苍、雏皆加以厚味催之。雏者乃骨肉、翎毛齐长之时,若不加以好食焉能壮健。若食薄不足,则身瘦、项长或翎迟滞,如此者皆食水养法不得宜之过者也。
苍、雏翎毛更新之时,可煮熟麦子同高粱喂之,方能脱毛。如脱不快,加生牛肉切碎,入滚水内一过即捞起,不可太热。若至秋令翎毛不脱者,用手拔去身上翎一二处,将翅隔一根拔一根。若不留旧翅,或啼鸣或别鸡将新出之翅,尽皆拍坏矣。所以拔去旧毛者,引其血脉上升而催之也,再加以蜘蛛、马蛇喂之,此物若能食三五次,鸡必肉热,不时更换新水,任其自饮一饱,十八日後旧毛皆脱落,新毛生矣。
至白露前後十日内修距之时。若早修则无凭据,必等此时方可。用小锯将距根留三分长锯去,用小刀将周围皮去净做尖,用绵花灰覆其上,用布缠裹。过二十四日方解去见风,一月後用锉锉净,平光为度。季月之养,无论苍、雏,皆羽毛丰隆正齐之後,必移于向阳之处,晒之为度。

○论冬养第三十一
冬令收藏,万物凝结,天气严寒,乃阳伏阴盛之时候。天地好生无穷,养育类群。当冬日,夫兽者毛生敷厚,禽者羽翼整之时者。惟鸡者无论苍、雏,皆待此时为之约也。不可试之太早,必待毛干方可,不然则难辨其真假也。譬如,毛先干者,必身健力足。若毛尚未为干者,自然力怯。若不以此为戒,则真假难分矣。
冬养之法,必置于无风向阳之处,早收晚出。栅中之土,不可太潮太燥。若苍者不可加之肉面。只早晚喂高粱二次,午间喂豆芽菜,晚间加熟江豆少许。雏者若敦厚早鸡,养法同苍,但江豆加之一饱为已可。若硗薄膘欠者,晚间加以面剂。再看食嗉小者,恐夜长膘欠,待初更时分,加以好食以饱。饮水之後收于避风之处,暖囤盛之可也。

○论分养第三十二
  夫分养不可不知法也。群雏中必分上下各养,不然喂食不均,但使雄不得其自然而食之。雄鸡五六个月之後各自分开,使其性长狂,欺其懦怯弱者。如中秋乃雏鸡贪食欲壮之时,若不一一分养,弱必被壮者追打无躲藏之处,不但食水不得其自然而性懦也,翎毛不长,而交晚迟矣。必分于幽僻之处不见鸡,使其欲性长。若十分见鸡不斗,使之一雌同栅,令其狂燥,不然则终不斗矣。

○论斗後第三十三
  夫鸡之斗後,则精力用竭,神气不收,身带重伤,如人之受刑,不经心调养,则生变患。斗毕之後,用鸡翎或绵纸探入嗓内,搅出粘痰恶血,以尽为度。再用拿热汗巾将头面、脖项细细尽蘸,若不然则血聚而成癀矣。如此之後,口嚼茶叶一团,填入喉内,置之囤中安歇。喘息一定,则饮水五六口。传语云:鸡若斗後,不可饮水,若饮水则成病矣。殊不知斗後若不饮水,则口舌必干而嗓生癀矣。但饮水不可太过,分三五次饮之。三日内勿喂厚味之食。至六七日,用绵巾蘸热水洗其面与脚爪,伤重十日为度,若甚重者半月亦可。伤之鸡,遍身筋骨疼痛,不可与众鸡相近,恐其惊震,则性怯矣。

○论嘴眼第三十四
夫鸡之嘴眼乃一身之要物也,无此二者则成废物矣。鸡之斗後微去上嘴尖者有二种:但去硬壳,不动肉者,不必多养,待半月後可矣;再斗若肉损者,做一布套套之,用线系其冠上,待其长完覆下嘴为度;全去壳者,养法同上;半折者,看轻重,若不见血者,同上套之,二十日为度;若见血,内肉不损,一月为度;若内肉损伤,全脱落者,即无用矣。根伤亦同上,旁劈者无妨,若尖劈者,以香火烧之,则别处不劈矣。若不然劈大无用。嘴乌者不可斗,斗之其壳不落,待其壳自落後再斗无妨。若嘴复微见血者,套法同前。若肉嘴损折脱落出血太多者,无用矣。若斗将嘴打入咽喉内不能自出,急用指搬出无妨。下嘴伤者套法同前系线,用弦穿于耳坠系之。大凡养嘴之法,过五月後每日用汤三五次,不可见风,见风则抽干无用矣。

○论结翅第三十五
鸡之两翼最不可少,少者不结则力不均,必至跌落。或用线缝,或用鹅翎管套粘,方可为佳。

○论失养第三十六
孟子曰:“苟得其养,无物不长;苟失其养,无物不消。”禽畜亦然也。夫鸡之失养者有四焉。如春令失养者,假如雏鸡不喜燥土再加炎日晒之,其雏必有枯干之患。群雏众多,晚间收在一处挨挤,热气熏蒸,或害眼、或流涕渐至枯干,此春令雏之失养也。苍鸡失养,春月天气融和,易能肥健,若不减去厚味,则出场喘乏,不耐而自卧倒,轻者肉战而输,重者油化而死。再如,三冬内登蛋太多,精神疲乏,不可不戒其交媾,不然临场力怯、脚矮,皆失养之过也。
如夏炎热,若雏鸡同失上养。惟苍者若脸紫、气粗、生痰,皆因土燥不得其润,被日所晒,失其更水,渴饮日晒之水成疾,皆夏之失养也。
或秋令渐寒,因阴雨连绵,雏者若脸白、冠瘦、身体羸弱、完壳不化,皆因受寒湿之气也。苍鸡至秋翎毛尚未更者,乃受寒湿之气,或食水不调,以至于此,乃失养之耳。
冬之失养者,天气寒冷,或遇风雪交加,收放不得其法,冠瘦、面无光彩,每日嗉宿食不化,粪糖不正,有病不觉,世俗不晓,是日临场,其鸡必输,此失养之故耳。再如天气十分寒冷,必将水放于栅外,令其头出而饮。若将水置于栅内,或见人、或见雌,必然跳跃,两足沾水易生冻疮,指节脱落成废物矣。临斗三日前不可浴土,若浴土成无力也。

○论病因第三十七
  夫病者必有所因而成之,再无无因而成病也。人者,万物之灵,尚不逃于七情、六淫,而况禽畜乎。七情:喜、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恐、惊。六淫者:风、寒、暑、湿、燥、火者也。七情之中,鸡虽缺其一二,而六淫全焉。病因何足道哉,夫鸡之病果系天灾,病难何必言之。更有一种,受病之害而于鸡不得不载之焉。如贫贱之人,窥其养鸡之意,原为生利也,当喂饮之时,不假他人之手,必亲身喂饮调理,自然安泰也。若富贵之家养之必多,乃使家人喂饮,不知家人喂饮岂能如亲身妥当。或当喂饮而不喂饮,或不当喂饮而喂饮焉,此所谓喂饮不得其时。或水土不得其宜。或将鸡终日囚禁栅中,不能出栅跳跃,爽其精神,通其血脉,壮其筋骨,主人焉得知之。如是者,欲其病之不生,命之不毙也,鲜矣。

○论病养第三十八
夫鸡之病犹人之病也,无非受其风、寒、暑、湿、燥、火六淫之气以成病,若不细心调理,安能有生乎?必顺其阴阳,审其寒热,辨其虚实,分其表里,方能挽回也。大凡禽类之疾虽与人同,但其难明之故更甚焉。夫人有望、闻、问、切四法,其易知耳。鸡但可存一失三法,安能得其真切也。三法者,闻其呼吸不能;与人对答及问其病不能告诉;切之以脉,无脉可诊,故鸡之病,所以难养也。大凡鸡有病,食水懒餐,精神减少。速移于幽僻之处,宁可薄淡其饮食,勿令过饱,使其易得运化,如此依法细心调理方得愈也。医治之法,随症调养,皆载于後各病论中。

○论伤寒第三十九
夫鸡之伤寒,乃果真中其寒也,与人不同。人之伤寒者,十中有一二真也,果系冬冷严寒得其病症,乃真伤寒也,馀则不然。《经》曰:“冬伤于寒,春必变瘟。”人之春夏之病,皆非真伤寒也,故寒者鲜矣。鸡厚无伤寒之病,如乡野之养,无非以高架而令其卧,若果有伤寒之病,天下之鸡难养矣,殊不知皆人使其得病耳。譬如乡野之鸡反能得其自然,日间游于田里,若遇大寒大风,自能回避居于向阳之地,晚间卧于高架,群鸡挨挤一处,火力更甚,故无伤寒之疾。夫斗鸡者,畜于富贵高粱之家,日居栅内,晚收于暖囤。若微失其调和,故易感之也。《经》云“寒则伤荣,风则伤卫”,荣卫一伤,皮毛闭塞不得流通,故伤寒之疾成矣。鸡若伤于寒者,必面紫、冠黑、口内青色、腿紫、口内啼鸣不完,乃伤寒也。或若天寒之日日没後收太晚,或早间处于无日处,天冷感冒,风寒之病由此而生焉。若见此症者,以後方调治。
〖冲和丸〗羌活一钱 防风一钱 苍术一钱 白芷一钱 川芎一钱生地黄一钱 黄芩一钱细辛一钱 甘草一钱共为细末,生姜汁同枣泥丸之,重一钱。每服一丸。
又方,〖小柴胡丸〗柴胡三钱 黄芩二钱 半夏三钱 甘草一钱
右为细末,生姜汁同枣泥为丸,重一钱。每服一丸。

○论伤热第四十
夫暑者、热者,本天地无形至阳之气,从地气上升为长夏之令。其气太过,则炎蒸酷烈,有烁石流金之势,若感之难免患疾矣。夏虽则暑热,而受热者,无论四时皆有之,惟夏月更多。或因栅浅土燥被日色晒满,无躲藏之处;或因不薄其食,至夏月尚加以厚味;或因群鸡未曾分开,晚间挨挤一处,彼此热气熏蒸,皆伤其热也。言夏月之甚者,盖因膘肥气壮之鸡,失其调养,故易受斯病也。《经》曰:“气有馀而即热。”夫气壮生火,自然之理也。鸡若伤热,其头必肿,《经》曰:“头者,乃诸阳会首。”火气焰上,而头故肿也;或鼻塞不通,《经》曰:“鼻乃肺之孔窍。”肺主气,肺虚则鼻通,肺实则鼻塞;或两眼生沫,皆因受热之甚也。或项缩、尾垂、粪如鹰粪者,皆用後方调治。
〖四黄抽薪丸〗黄芩五钱(酒炒) 栀子五钱(生用) 石斛二钱黄柏三钱(童便炒) 枳壳二钱(酒炒) 石膏二钱(生用)黄连三钱(生用) 生大黄二钱(壮者加,弱者莫用)
共为细末,清茶和丸,每丸一钱。每服一丸。

○论食积第四十一
  夫脾者,後天之本,仓廪之官,中官之土。土为万物之母,是故《经》曰:“安谷则昌,绝谷则亡”。食若过饱,则滞壅而难化,病由是而生焉。夫鸡之积食,有轻重之分,惟积食之疾,令人不觉,多由早间出囤之时,或喂之以饱,彼恐群鸡分食,尽力抢之,不觉过饱,以致难化,故有此症也。但看鸡之走动、立卧并粪之形色,分其轻重也。若呆立不动、身僵、粪下清水、内无谷气,或粪色成清如菜汁者,必然毛松、眼闭、无神者,其病必重。若尚可走动,还可呼唤,其粪不论颜色,但粪中微有谷之糟粕者,其病轻。可移于坚硬之地居之,勿使抱土觅食,但令饮水,不可与食。待其积食化尽,然後将水浸高粱,日分五六次,少少喂之,易于消化,渐渐添之,不可加以厚味。此调养病鸡之法也。
又有一种,实非其病,因积食太多,不能运化,故病,不能食也。此种之病症,或因食草叶、人发、马尾、菜根并禽兽之骨叉,结而成大嗉。又因嗉孔小,不能下肫,一时不消化,以致成病。若不割其嗉,其鸡必死。用小刀将嗉割破,去净难化恶物,再用小针细衣线将口缝上,以盐醋和泥密其缝处即愈。後有药调治。
〖健脾消食丸〗白术五钱(土炒) 茯苓五钱 厚朴五钱(姜汁炒) 山楂五钱(去子) 神曲一两 麦芽三钱 枳壳三钱青皮三钱 砂仁三钱 甘草五分
共为细末,神曲和为丸,每丸一钱。每服一丸。

○论痰喘第四十二
夫鸡之痰喘者,有寒暑之分。寒者,或因斗後用力疲乏极矣,不安于避风之处。故肺主皮毛,斗後遍身凑理皆开,被风寒所聚,毛孔闭塞,寒包其热,肺被风邪所乘,痰喘之症由此而生焉。必然面紫,喉内气喘,痰声不绝,粪如铜绿色者,乃寒之痰喘也。热者非感风寒,乃因鸡之膘肥,斗後内热,再因喉中之痰血去之未净,待渴後痰血尽归于中,又因俗传言斗後不可饮水,故鸡脏如焚,安得不病也。《经》曰:“气壮生火。”火盛生痰,必喉肿、舌焦,其粪或纯白汁、或红白兼杂,皆内热之症也。若见此症者(依後方调治)。
〖寒症发散丸〗苏叶三钱 前胡三钱(醋炒) 枳壳三钱 半夏五钱(姜炒)
橘红三钱 桔梗三钱 葛根三钱 甘草五分(姜炒)

○论劳伤第四十三
劳者,乃用力不休,则龙雷二字逆僭至高,故劳字从火生焉。阴血为荣,阳气为卫,二者运行而无滞,病何从生。夫鸡非人之所比,人在安逸之中,尚有损伤之患,每见年少者十患二三。切思鸡之劳更甚于人焉,三冬之内身经数十馀战,气血日损,身受重伤,且主人欲得其雏,不待伤愈,使其交媾无度。《经》曰:“劳伤,肾精先天之气损也,脾胃之後天亦损也。”先、後二天俱损,鸡非金石焉有不病之理。然有此症,必冠瘦、腿脚枯干、饮食日减、精神疲倦、目少神光、不鸣、不浴、懒行、懒动,此乃劳伤之症也。如此者,以後方调治。但人之风、寒、蛊、隔四大之症,每见服药祈祷神明,百法解救,十之中尚不能得一二生者,况鸡诊之无脉,问之不言,如此大症又无古人遗方医治之法,某虽载方于後,未必即能取效。但看受伤轻重如何,轻伤者可置于幽避之处细心调理静养,或可生也。
〖加减驻龙百补丸〗当归三钱(酒洗) 生地三钱(酒洗) 熟地三钱 菟丝子三钱天冬二钱(去心) 麦冬二钱(去心) 枸杞三钱 白茯苓三钱
山萸三钱(酒浸) 山药三钱(炒) 人参三钱 鹿角胶三钱(蛤粉炒成珠)
五味子一钱 柏子仁一钱(炒) 牛膝三钱(酒浸) 杜仲三钱(姜炒)
共为细末,蜜丸,每丸一钱。每服一丸。

○论生癀第四十四
夫鸡生癀者,犹人生痈疽也。痈为阳,疽为阴,人得之有二,或于湿热交蒸从外而受,或五脏蕴结从内而发。皆因气凝滞不得流通,聚而成之也。鸡癀虽外感其邪,而其得患者有二,或因厚味过多,内生湿热;或因斗後打伤之处败血凝滞而成者也。其分部位有十癀:脑癀、项癀、口癀、口角癀、耳癀、胸癀、翅癀、肘癀、嗉癀、嗓癀是也。此十种者,七种医法相同。胸癀、嗓癀、耳癀,医法稍异耳。必待其患自干收聚一处,内硬结实,方可用刀割开一孔,取出内癀即愈。不用线缝,待其自收口。如胸癀,不可用刀剖之,将马尾三五根,穿其癀系于胸下,其癀自消。耳癀如人之糖耳,用白矾、黄连二者平对为末,系之、敷之,即愈。若嗓癀,因鸡内热所生,其口内有臭秽之气,以冰硼散吹之,内服凉隔散即愈。惟有嗉癀、肘癀,谓之逆症,用药无功,割之即愈。但生二处,则成废疾矣。
〖冰硼散〗冰片五分 朱砂六分 玄明粉五分 硼砂五钱共为细末。用少许吹患处。〖凉膈散〗
防风一钱 荆芥一钱 桔梗一钱 山枝一钱 玄参一钱 石膏一钱
薄荷一钱 黄连一钱贝母一钱 大黄一钱 天花粉 牛蒡子一钱
共为细末,水丸,每丸一钱。

○论痘第四十五
夫人之痘者出于五脏,疹者出于六腑,五脏属阴,六腑属阳,乃男女交媾之精毒结于婴儿命门,遇天行时日,气引于外而发。至于鸡,但出痘,而不出疹也。鸡出痘,或于秋暮、或于三冬、或于春令,无定时也。但见气促、粪糖而紫冠,于面上遍出颗粒纯白色光亮者,乃真痘也。但等焦自回,若秋令被蚊虫所伤而结黑痂。凡见此症者,不可令与雌鸡交媾,亦不可使斗,斗之必无力,务须待痘回完,面红,痂壳落尽,方可斗也。如未愈,以後方治。
〖败毒和中散〗连翘一钱(去心) 牛蒡子一钱(炒) 黄连七分(酒炒) 枳壳七分 桔梗七分 紫草四分 甘草四分蝉蜕七个 川芎四分 麦冬八分 木通五分
前胡五分 生麻五分
共为细末,水丸,每丸重一钱。每服一丸。

○论膝疮第四十六
夫膝疮多生于膘肥身大之鸡,而不生于体瘦身小者也。于别种鸡,余窥之,乃湿痰流火结于膝间而生也。有湿、干、轻、重之分。干者细心调治,可得愈也。湿者内有一孔,时流黄水,久则内腐筋出,而成废物矣。若早治,十中得其一半,可以後方调治。
〖治干膝疮方〗铜青 铁锈各等分共为细末。用滴醋调敷患处。〖生肌红玉膏〗 治湿膝疮
白芷二钱半 归身一两 血竭二钱 轻粉二钱 白占一两 紫草一钱
用麻油半斤将当归、紫草、白芷三味先浸入油内三日,用大铁勺漫火熬之。俟药色微枯,用细绢滤渣。将清油复入锅内煎滚,下整血竭。候化尽,次下白占,微火化开。用茶钟四个将药分作四处候冷,冷时将轻粉研极细,照分投钟内,调敷患处。

○论癣第四十七
夫癣何以生?乃因风、热、湿、虫侵于心而生之也,又因血燥风毒克于皮肤。轻者但生冠面,重者连顶、脚腿鳞内皆生。抓之则起白屑。若不治,必过夏冬方能得愈。虽非大病,可厌者,临场斗时不打而自肿,微啄而自破。余窥其意,惟苍者不生亦不染,何也?乃因皮坚肤厚,风邪不能入耳。不染者为上。或上年已经患过,毒气出尽,间有一二生此疾者,此内腑发出经年馀毒,莫作寻常,其鸡已病矣。大凡顽癣之因皆患风邪,或染于他鸡也。凡鸡斗後速避风寒,万勿与有癣之鸡相斗,自然无此患也。若有此患,以後方调治。
〖治癣方〗猪脂油四两 蜗牛二两 川椒二两 硫黄一两 黄连三钱
先将猪脂油炼出,将蜗牛入油内熬黄色,次下川椒同熬,去渣。次将黄连、硫黄研为极细末,候油冷定,再入油内调成膏,用刷子刷去白屑,见血津为度,然後将药膏搽之,二三次即愈。

○论脚疔第四十八
夫鸡之脚有疔者,虽名曰疔,而实非疔也。人之有疔者,因毒气发于五脏六腑,气血凝结,无论部位皆生之也。惟鸡毒生于两脚心,本非疔,人名为疔则大谬矣。若不明其疔字之义,恐人不知,当别症而治,故从而明其疔字之义,非内症也。多因栅内土不能洁净,兼之又不和闰,日久结成土块,使鸡终日行走立卧于其间,久而此患生焉。初起时脚心微肿,肿後必破,破後皆痂而觉渐大矣。若见微肿,不待其破,速栅取之出土,另垫新土使立于上,则脚不伤。或养于幽僻之处,则渐消而自愈矣。若破者,用温水洗净,小刀修去硬皮,不可出血,用棉花作一小褥垫之,以棉线缝于脚上,勿令足心着硬地。三五日一换,不过十次即愈。若红肿太甚,过于脚背者,乃内结毒也,必渐至腐烂,此为最重,成废鸡矣。

○论瘟疫第四十九
夫瘟疫者,天之疫暴杀厉之气。凡四时之令不正,乃有此气流行也。若人感之,则一家(老)幼传染,无不受其害也。若群聚众多,杂气相触,最易染人。瘟疫之为害也如此。刘向《说苑》云:“天地之道,极则反,满则溢。”斯言至矣,不可不慎。《阴符经》曰:“天生天杀,自然之理。”凡人起居饮食常慎,遇有此气,速避之,忌之。明此理者,必能远其害矣。若一染此气,必遍身乌紫,眼合而肿,食嗉不能化,食水不下粪,下清水,少待而死。重者顷刻而亡,必至死绝方休。如此鸡病,速移别处远避。若未至传染者,或可一二得生。凡所用饮食盆器,急速更换,不然则又传染矣。或新买之鸡,他人送者,必先养于别处,俱莫与家鸡同养。先试其餐,看其化粪之好歹,若不然恐带来疫气,散感不觉,不可不慎也。此症最恶,可以後方调治。
用巴豆一粒,研末,香油调灌,入口即愈。此方见《古今秘苑》。

○论对第五十
夫对者所关最要,其理精微,不可不细察也。不以高为大,不以粗矮为小,如此者为得对,不如此者为失对。譬高而卑,如薄而如官宦之行者,虽高而何用哉。如两鸡相配者,必以膀阔、身粗者而为大,不以项高、腿长、身细者为大。再两鸡相配身体相等,以敦厚者为大,以硗薄者为小。再如,初冬雏鸡万不可以斗苍鸡,纵使雏佳,必有损伤之患。雏若斗苍,除非苍之最下不堪者可耳。雏虽赢,後而遍体两腿皆青,此不可斗之验也。虽十月满足,或至残冬,或至春令之雏,如中年壮强之人,斗苍方无害也。再如,配对用心细审早、晚之分,有如早鸡生相平常,翎毛不佳,晚鸡虽然体备至足,万不可欺也。何也?盖早鸡虽为下等,然十月满足,骨坚体硬,晚鸡虽为上等,骨嫩而娇,若不细心审视,妄与之斗,如使孩提之童与中年壮夫相斗也。

○论斗第五十一
夫鸡之斗,如人之战也,为将者若智勇兼全方为良将,鸡虽禽类,其道亦如之也。譬如,人之偏于勇者,必少谋而猛憨;偏于智者,虽少勇而奸巧。若鸡之清中有浊,浊中有清,即如智勇兼全之良将。若太浊,则一味卤莽而不知死,太清则如白面书生,纸上谈文,一生软弱而已哉。
第一种斗相四平头,言其头不高不低,出入有度,裹、缠、挨、靠无不得宜,如人之有武艺者。此等斗相,不但能占上风,而且能保护身体嘴眼。然具生相体格必主于头方、眼小、粗项、长腰、膀阔三停者。第二种高头直立,动转活动,知其闪躲,善封闭而已。其馀不足道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鲁ICP备07500467号-3